<bdo id="eiga6"></bdo>
<option id="eiga6"><source id="eiga6"></source></option>
<object id="eiga6"><u id="eiga6"></u></object><input id="eiga6"><acronym id="eiga6"></acronym></input>
  • <nav id="eiga6"><strong id="eiga6"></strong></nav>
  • <menu id="eiga6"><acronym id="eiga6"></acronym></menu><input id="eiga6"><tt id="eiga6"></tt></input>
    河北成空气污染重灾区将彻底治理小锅炉
    [ 编辑:cnnyhj | 时间:2013-06-18 17:50:10 | 浏览:639次 ]
    分享到:
           国内十大污染最重的城市,河北就占了七个。包括河北省环保厅污防处干部倪小茗在内,在2013年之前,石家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生活的城市空气质量有那么糟糕。2012年,按照原有的空气污染指数标准(API)评价,322天的优良天数,足以让他们在首都人民面前骄傲。然而,进入新一年,在全国74个以新的空气环境质量标准评价的城市里,石家庄1月和3月排名全国倒数第二,2月和4月倒数第一,而且,截至5月29日,优良天数仅有12天,占比仅8.1%。

            和石家庄成为难兄难弟的河北城市还有不少,邢台、唐山、保定、衡水、邯郸、廊坊,这几个城市在一季度一起位居最重污染城市前十名,让整个河北深受震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河北又将如何应对?不久前,记者跟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组到河北做了一番调研。

            污染最重原因何在
            扩散不利、排放量巨大、管理粗放

            大气污染来源无外乎几种,燃煤、机动车和扬尘。“看,污染城市都分布在太行山东麓,的确与地理位置扩散条件有关系。比如石家庄西高东低,呈‘避风港’式地形。”河北环境监测中心站副站长点开地图,向记者解释。然而,比自然因素更重要的,还是巨大的污染排放量。

            产业结构偏重,钢铁、建材、石化、电力等“两高”行业集中,其中,钢铁粗钢产量超全国总量的1/4;能源结构不尽合理,能源消费居全国第二位,单位GDP能耗比全国水平高近60%。以石家庄为例,23家热电联产企业,加上7座冬季供热站年耗煤高达2390万吨,超过了北京全年的煤耗总量。

            这样的产业与能源结构,给了环境巨大的压力。河北目前的大气污染还是以煤烟型、颗粒物为主要特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巨大。其中,氮氧化物、烟(粉)尘排放量居全国第一位,二氧化硫排放量居全国第二位。

            如何摘掉大气污染“黑帽”
            减燃煤、调结构、促减排、强执法

            排名垫底城市颇多,让河北十分尴尬,而毗邻北京的地缘,也让河北遭受不少指责。保定市长马誉峰见到记者就主动提及保定污染对北京的影响,坦言距离北京180公里,首都的外来污染保定“功不可没”。其实,在黑榜之外,河北的城市张家口和承德,在榜单上都有着不错的排名,在首都上风上水的它们,为保首都环境质量而做出了努力。

            “无论是面对河北群众的期待,还是从服务首都环境治理的需要,大气污染防治既紧迫又长期。”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杨国占坦言,环境治理攻坚战已经成为本届政府四大攻坚战之一,成为最重头的工作。

            杨国占介绍,按照河北的思路,今后要突出抓好四方面的重点工作。大力削减燃煤总量首当其冲。主要是以钢铁、电力和城市燃煤为重点,大幅度压减钢铁产能,关停小火电机组,对30万千瓦级以上机组进行节能改造,推进城市气化工程,实现煤炭消费负增长。

            其次是加强污染物协同控制。以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细颗粒物以及挥发性有机物为重点,加快推进污染减排项目建设,强化机动车污染防治等等。

            第三,加快优化产业结构。这一措施包括了淘汰落后产能,着力化解过剩产能;严控“两高”行业新增产能等。

            加强监管执法也成为措施之一,即进一步加大执法监管力度,努力营造大气污染防治的强大声势。

            省里思路明确,各地市也都拿出了相应的方案。石家庄市就将这些措施细化为十大工程,希望以综合手段让城市空气质量早日向好。比如在企业污染综合治理方面,包含了几个重点行业的污染治理以及市区企业的搬迁计划。未来5年,将有17家重点污染企业完成搬迁改造,今年就将启动11家污染企业的搬迁。

            在河北调研,其实已经可以看到这些措施的施行。在石家庄,工人们正在忙着拆除市区剩余的155台分散燃煤锅炉,这一任务完成之后,将削减燃煤24.5万吨。在保定的盛和家园小区,业主卢先生告诉记者,去年底,为了削减分散的小锅炉供暖,他原来居住的老旧小区的锅炉已经被炸掉。再看看保定路面上行驶的公交车,几乎全部换成了LNG汽车。

            唤回蓝天难在哪儿
            产业结构不可能一蹴而就

            知易行难。大气污染是一个长期累积的过程,治理的难度本身就很大,对经济尚不发达的河北,更是如此。治理思路措施的每一条,实现起来都不容易。

            比如压减煤耗。数据表明,石家庄的煤炭消耗总量从2000年的1500万吨猛增至2012年的6100万吨,而且每年正常增长量在200万吨到400万吨。能源消耗本身就存在增长惯性,对于正在急盼发展的河北,压煤的结果很有可能导致经济增速放缓。

            “河北的贫困人口多,城镇化水平低,的确需要发展。我们已经在有意降低增速,以解决环境问题。”虽然杨国占如此表态,但是相信这一过程会十分艰难。

            另一方面,能源替代还存在不少困难。石家庄市能源办主任贾东旭说,虽然经过提前协调,石化企业保障了去年冬天石家庄的供暖用气,但是随着气化城市的增多,在全国天然气供应一直紧张的状况下,能否供给河北足够的燃气,还是未知数。

            比如淘汰落后产能。“河北的钢铁产量在全国数一数二,可区域内的环境容量已经不可能继续支撑这样的发展,必须下决心淘汰落后产能,腾出环境空间。”殷广平这样告诉记者,但同时提及其艰难。“一家规模不算大的钢铁企业,一年产钢也就400万吨,在职职工5万人,退休职工和家属,还有10多万人,如果这家企业要被淘汰关停,职工的安置和企业在银行的贷款都需要妥善处理。”

            比如产业结构升级。今年1—4月,石家庄全市规模以上高新企业同比增长23.4%,已经高于传统产业增速,但是这样的好消息并不能代表河北的全局。产业结构调整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对于亟待清新空气的京津冀人民,调整的过程可能会显得很漫长。

            更大的难度可能还在于治理政策与资金。殷广平表示,河北大气污染治理第一期即5年的投入预计要达到5000亿元。根据石家庄市提供的数据,仅10项大气污染治理工程,未来3年的投入就需要近220亿元。

            殷广平表示,希望中央能够更好地协调出台相应政策,比如对淘汰落后产能企业的补贴,以及产业升级的税费减免等等。

            国务院常务会议日前提出,要建立环渤海区域联防联控机制。河北治污,受益的当然不仅是河北人。破解河北的大气污染治理难题,北京天津也该助一把力。如何协同、如何助力,还等待着各方更多的努力。

    上一篇:京津冀地区需重点治理农村散烧煤
    下一篇:大气污染防治国十条整治燃煤小锅炉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
    在线AV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