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eiga6"></bdo>
<option id="eiga6"><source id="eiga6"></source></option>
<object id="eiga6"><u id="eiga6"></u></object><input id="eiga6"><acronym id="eiga6"></acronym></input>
  • <nav id="eiga6"><strong id="eiga6"></strong></nav>
  • <menu id="eiga6"><acronym id="eiga6"></acronym></menu><input id="eiga6"><tt id="eiga6"></tt></input>
    京津冀地区需重点治理农村散烧煤
    [ 编辑:cnnyhj | 时间:2013-06-18 17:51:53 | 浏览:733次 ]
    分享到:
     农村散烧煤对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贡献率有多大?环境保护部华北督查中心近期进行的专项督查数据显示,三地农民生活和农业生产煤炭消费量总计为4224.04万吨,占三地全社会总耗煤量的11%。污染物的排放占到同期环境统计烟尘总排放量的23.2%,二氧化硫总排放量的15.2%,氮氧化物总排放量的4.4%。


      由此可见,改善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应重点关注农村地区散烧煤大气污染问题。


      农村原煤散烧污染现状


      在京津冀农村地区,原煤散烧污染现状如下:


      一是原煤散烧总量大。通过查阅资料、走访有关部门、入农户实地调查,对京津冀农村地区煤炭消费情况进行了较为翔实的统计。京津冀三地农村人均每年生活煤炭消费量分别是1.04吨、0.65吨和0.69吨,合计生活煤炭消费量为3238.57万吨,其中北京286.38万吨、天津172.95万吨、河北2779.24万吨;另有农业生产如蔬菜大棚、畜禽养殖等煤炭消耗量985.47万吨,其中北京46.59万吨、天津45.02万吨、河北893.86万吨。


      二是灰分硫份高,原煤质量差。在实地调查期间,从北京市昌平区、通州区,河北省香河县、涿州市的农户及农村售煤点,现场采集了10个散煤样品送检。将这些样品的监测结果对比北京市《低硫散煤及制品》标准,河北5个样品中有3个不合格,北京5个样品中有1个不合格。


      在对农村散烧原煤的质量控制方面,只有北京市制定了《低硫散煤及制品》(DB11/097-2004)地方标准。这一标准煤质要求适用于包括农村煤炉在内的民用燃煤设备所用煤炭产品,控制指标有灰分、挥发分、全硫以及发热量等。天津市虽制定了地标《固硫型煤》,河北省制定了《洁净配煤》和《洁净型煤》,但均只适用于洁净煤加工,对农村散烧原煤煤质没作要求。标准的缺失,使农村散烧煤煤质的保证目前无法可依。


      三是超低空直排,污染贡献大。按照《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城镇生活源产排污系数手册》规定的方法,测算出京津冀农村散烧原煤污染物排放量为:北京市农村散烧原煤占全社会耗煤量的14.4%,对3项主要污染物贡献率分别为烟尘6.8%、二氧化硫9.9%和氮氧化物4.3%。天津市农村散烧原煤占全社会耗煤量的4.1%,3项主要污染物的贡献率分别为烟尘25.3%、二氧化硫7.1%和氮氧化物1.5%。河北省农村散烧原煤占全社会耗煤量的11.9%,对3项污染物贡献率达到了烟尘23.9%、二氧化硫16.9%和氮氧化物4.9%。


      由此可以看出,农村散烧原煤氮氧化物产污系数小,因此污染贡献率相对较低,但对烟尘和二氧化硫的污染贡献率远高于其所占全社会耗煤量的比例,对区域空气质量的影响举足轻重。


      原煤散烧污染防治的困难和问题


      在京津冀农村地区,原煤散烧污染防治主要存在以下困难和问题:


      一是分散消费难以治理。目前农村散烧原煤不仅总量较大,而且没有任何污染治理措施,属超低空排放。由于分散消费,农民既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开展废气治理,因此开展污染防治非常困难。


      二是污染防治缺乏投入。原煤散烧污染是农村环境问题的一个重要部分,由于目前农村原煤散烧污染的治理尚未摆上议事日程,对原煤散烧污染防治经费投入、治理技术研究等都有待重视。


      三是环境监管仍处空白。由于尚无监管机制,环保部门对农村燃煤量、污染物排放等情况没有纳入环境统计范围,政府各部门对此也底数不清。不仅如此,农村取暖炉灶污染物排放没有环保标准,环境监管也无据可依。目前,绝大多数地区针对农村原煤散烧污染的监管仍是空白。

      防治京津冀农村大气污染对策建议


      要推动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治理,应将农村原煤散烧污染治理纳入防控范围,从国家层面统筹研究防治机制。


      首先,调整农村能源结构,控制散烧原煤总量。一是实施农村散烧原煤总量指标控制。农村散烧原煤烟气不经治理直接排放,其排放强度远高于平均排放强度,因此建议在实施京津冀区域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方面,应针对农村散烧原煤制定单独的总量控制指标。二是加大农村能源结构调整力度。引导可再生能源代替商品能源,如对生产和使用生物质成型燃料进行财政补贴,继续支持农村沼气项目的推广应用,为农村家庭建设分布式太阳能发电装置和余电上网提供政策便利等。


      其次,分步开展农村原煤散烧污染治理。


      一是控制源头,管住煤炭销售环节,保障农村散烧原煤煤质。建议各地结合当地煤源情况,制定地方强制性散烧原煤及制品的质量标准,对供应农村地区的燃煤实行定点、定质、定向管理,严控劣质工业煤流向农村消费市场。


      二是推广应用添加固硫剂的环保型煤。改原煤为型煤可大幅度降低烟尘和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同时能提高燃煤热效率、降低灰渣含碳量,达到节煤的效果。有关技术鉴定成果显示,生物质型煤与原煤散烧相比,可减少烟尘排放60%,减少二氧化硫排放40%。


      三是开展末端治理。应在污染重点防控区域内有条件的村镇,推广集中供热,变分散供暖为集中供暖,变分散燃煤为集中燃煤。针对集中供暖燃煤锅炉,现有除尘、脱硫等末端治理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可有效降低污染物排放。


      四是加强环境科技支撑。针对农村散烧原煤污染控制,在环保型煤生产技术、燃烧方式和过程控制(环保节能炉灶)、农村居住建筑取暖保温技术等方面进行攻关,加强技术支撑。


      第三,研究探索开展环境监管的抓手和切入点。环保部门介入对农村原煤散烧污染的监管,可以把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作为抓手,把农村环境统计和农村环境空气质量监测作为切入点。即把农村和农业污染排放纳入总量控制目标,开展减排核算,推动农村原煤散烧污染治理。与之相匹配,一是推动开展农村环境统计,把农村生活源、农林牧副渔水利等第一产业污染源纳入环境统计范围,开展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调查统计,全面摸清底数。二是全面开展农村地区环境空气质量监测,及时、准确地反映农村地区环境质量状况和变化情况。
     

    上一篇:京津冀地区将开展煤炭消费总量控制
    下一篇:河北成空气污染重灾区将彻底治理小锅炉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
    在线AV片